体重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体重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何志成美联储延迟退出QE利好中国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3:01 阅读: 来源:体重秤厂家

何志成:美联储延迟退出QE利好中国

市场对美联储9月开始削减QE3的预期一度非常强烈,全球主要投行和经济学家几乎没有人预测到美联储会在9月按兵不动。但当地时间9月18日公布的美联储政策会议结果却显示:不仅维持低利率不变,而且维持每月850亿美元购债规模不变。这大出市场预料,很多人感觉被美联储“忽悠”了。  美联储的决定出人意料吗?笔者此前曾明确表示:美联储9月开始缩减QE3的时机不成熟,真正开始行动的时间表很可能推迟至10月之后。  9月15日,萨默斯宣布退出美联储主席一职的竞争。奥巴马为什么“劝退”萨默斯?因为萨默斯一直力主强势美元战略,一旦他当选美联储主席,美国的货币政策将转向“快速收紧”,美元将出现较大幅度反弹。这显然不符合奥巴马的心愿。  美国当前需要什么样的货币政策?奥巴马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说得很清楚:高通胀已经不是美国经济最大的隐患,美国需要保增长,保就业。对奥巴马来说,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目前是保增长的唯一指望。如果考虑到他目前与国会在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上的讨价还价一直没有眉目,甚至不排除谈崩了的可能性。未来保增长靠什么?奥巴马目前唯一能够左右的就是美联储主席继任者提名,该提名可以明确地向市场暗示,美国的货币政策仍然会以刺激经济,保增长,保就业为首选。目前,虽然奥巴马还没有宣布他的提名人选是谁,但萨默斯的突然退出,应该让市场明白,奥巴马不会选择鹰派人物,未来的美联储主席不仅是奥巴马的“马前卒”,更要充当保增长的舵手。  在美联储9月会议纪要公布后,很多市场人士都抱怨美联储背信弃义,金融巨鳄罗杰斯甚至说:美联储主席都是哈巴狗。他表示:不光是美联储,全球几乎所有央行,以及日本、欧盟、英国都在寻求“让本币贬值”,让全球流动性更加泛滥,长周期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经济现象。  罗杰斯说的对吗?应该只是现象!人类历史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经济时代,即从经济全球化走向金融市场全球化。在这个大背景下,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保持步调基本一致非常重要。当前全球经济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大约有两点:一是保增长,二是促改革。刚刚结束的G20峰会,全球领导人对这两点已经形成共识并做出庄严承诺。奥巴马在G20聚会时不仅重申了全球各国保增长的重要性,而且提出,只有保增长才能促改革,他在峰会上很清晰地表态,美国会逐步分阶段地退出量化宽松,但退出过程会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何谓合理?奥巴马所思考的美国未来货币政策必须服从两个大局:一是要为国内经济保增长、促就业保驾护航。奥巴马与国会讨价还价的筹码之一就是美国经济不好,如果此时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不仅说明美联储官员与奥巴马意见相左,而且等于将奥巴马保增长的唯一一只手砍断,更会使他在国会谈判中失去讨价还价的筹码。此时的奥巴马不容许任何强势美元的声音出现。这也是他劝退萨默斯的原因。  二是通过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促进经济全球化包括金融市场全球化进程,包括稳住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市场化改革方向。很多人以为,奥巴马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以邻为壑、以全球其他国家为壑。这种认识有些偏颇。我们知道,6月初,伯南克曾经发表有关美联储将在三季度末适时退出QE3的著名讲话,该讲话曾经导致一场全球金融危机测试。在他讲话之后,全球市场出现大幅度震荡,包括日元暴涨暴跌,新兴市场经济国家货币狂贬,股市暴跌。随后不久,伯南克及时做了修正,全球市场终于转为平和。事实证明,美联储急急忙忙地退出QE,不仅不符合美国经济现状,而且不符合全球经济现状,更有损于新兴市场经济国家。  很多人以为,中国经济的很多问题都与美联储的超宽松货币政策相关。传统的认识是:在美国开动印钞机应对危机时,中国等新兴市场成为最大的受害者。不能完全否认美联储超宽松货币政策对全球经济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严重影响,但不能将所有问题都归结于美联储的超宽松。实际上,全球主要发达国家包括新兴市场经济国家都是超宽松的。而长周期超宽松趋势之所以形成,各国有各国的原因。但总的看,低增长与低通胀长周期的出现,才是很多国家敢于维持超宽松大环境的主要原因。目前看,这个大环境并没有改变,保增长与适度提高通胀率水平对很多国家而言还是当务之急。  中国经济也要保增长,更需要推进改革,因此需要适度宽松,需要全球热钱。美联储退出QE的时间表适度推后,对中国经济是好事情。更重要的是,人民币汇率自由化改革,需要全球市场流动性充裕、稳定,需要稍微弱一点的美元。美联储推迟退出QE3不能不说有配合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意味——起码在客观上如此。  当前世界经济仍面临诸多风险和挑战,复苏基础脆弱,但趋势已经向好。此时此刻,不仅美联储需要谨慎,其他国家也会很谨慎,不会出台激进的反复无常的货币政策,在实施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时更要充分考虑到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反作用力——不要忘记,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目前占全球GDP的比重已经超过50%。  至于美联储会不会信守承诺,会不会在年内开始退出QE3,笔者认为,这几乎是没有疑问的——因为美国经济没有大问题。但有一点必须强调,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美联储退出QE3的时机选择不仅要看美国经济是否稳步向好,还要看其他国家,包括欧洲、日本经济是否真正复苏,也包括中国能否实现软着陆,市场化改革能否初战告捷。笔者相信,当更多的证据显示,全球主要国家经济已经稳步复苏,美国经济复苏势头一定更稳固;当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深化,金融市场全球化趋势更加明确,全球市场也就不再需要那么多流动性。届时,美联储退出QE的决心将更加坚定,退出步伐也会适当加速。笔者仍然相信,到明年中期前后,美联储将终结QE3,未来两年,货币政策将实现正常化。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