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重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体重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TCL长虹成为跑男传统企业祭出杀手锏《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5 16:04:48 阅读: 来源:体重秤厂家

茫茫的戈壁,炙热的阳光,刺脚的骆驼草,高低不平的碎石路,一天十多个小时的徒步行走??最近,58岁的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带领160多名核心团队成员,连续四天穿越荒凉的西北戈壁,走了112公里。 走了4天戈壁的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似乎找到了对付互联网公司的“杀手锏”

茫茫的戈壁,炙热的阳光,刺脚的骆驼草,高低不平的碎石路,一天十多个小时的徒步行走??最近,58岁的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带领160多名核心团队成员,连续四天穿越荒凉的西北戈壁,走了112公里。

然而,现在的彩电市场比戈壁还要残酷:大量互联网公司陆续“参战”;作为互联网电视新军领头羊的乐视,想在2017年就击垮传统彩电厂商;面对已经进入“僧多粥少”阶段的国内彩电市场,TCL、创维、海信、长虹、康佳、海尔六大传统彩电厂商也打起了“自卫反击战”。

不久前,长虹学会了互联网公司最擅长的事件营销、话题炒作等手法,聘请“跑男队长”邓超做产品经理,赚了不少流量。

而对于转型,刚走完戈壁的李东生似乎找到了对付互联网公司的“杀手锏”,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传统企业的转型,确实比新的企业要难一些。但是,大家别忘了,这是产品+服务,你有产品、技术创新能力,我们的服务就可以预装进入我们的产品,TCL每年销售数千万个智能终端,这是我们比互联网企业有优势的地方。”

从延安到戈壁

九年前的2006年9月,李东生曾带领团队“延安行”。那时,TCL连续两年亏损,正陷入国际化并购的泥潭之中。“延安行”使TCL的团队重振士气,从国际化的成败得失中走出来,明确了未来的方向,最终TCL“重生”了。

2014年TCL集团的营收首次突破1000亿元、净利润达40多亿元。虽然企业财务数据不错,但李东生坦言:“现在竞争环境依然严峻,竞争对手也不一样。”

“现在一部分对手近几年才出现,他们有一些方面比我们有优势,估计未来,有些传统企业可能被淘汰出局。”李东生表示,今年国内外市场和产业环境严峻,海外除美国市场表现比预期略好,其他市场都不尽如人意,包括新兴市场。

与穿越戈壁时相互搀扶的“温情”相比,现实彩电市场的竞争则要残酷得多,今年开始,更打起了“百团大战”。

截至目前,中国互联网电视品牌已增至13个。最新的进入者包括微鲸电视和风行电视,它们都与乐视类似,想以内容资源和实力,延伸到智能终端,形成软硬结合的智能电视生态圈。

此外,今年长城宽带推出了大麦电视,零售大鳄苏宁推出PPTV电视,联想推出17TV,网络视频龙头企业优酷也即将推出自己的电视。

好戏还没完,BAT三大互联网巨头,也纷纷染指电视的江湖。阿里巴巴今年已经把阿里云OS系统装入了部分的海尔、康佳电视里。

作为家庭互联网的中心,对彩电大屏的争夺,从未如此激烈过。

互联网公司的“闪电战”

另一方面,作为互联网电视新军的领头羊,乐视的价格战打得更狠、生态布得更完善。

9月24日,乐视在香港发布了第三代超级电视,把43英寸液晶电视的价格下拉到1899元;把55英寸液晶电视的价格下拉到3699元。乐视在2013年9月首次发布超级电视,过去两年强调的是“硬件+内容”;而第三代超级电视,包括了从影视、体育、音乐到教育更丰富的内容,而且搭建了“平台+内容+硬件+软件+应用+运营+销售”的更完善的生态链。

两年前卖出的乐视超级电视,用户是否续缴490元一年的服务费,这一直是外界关注乐视电视的商业模式是否可以持续的关键问题。乐视致新总裁梁军近日明确,如果用户缴纳490元的服务费,那么乐视超级电视的价格可直接扣除300元。

此外,今年乐视的销售渠道正加速从线上延伸到线下,不断扩张LePar(LetvPartner)店的数量。从线上跑到线下后,乐视超级电视的售价是否会因为渠道成本增加而提高,是外界关注的另一个问题。

梁军表示,乐视超级电视的价格线上、线下同价,因为乐视生态支撑多种收入来源,可以弥补乐视超级电视低价销售带来的亏损。

互联网公司可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像TCL、创维、海信这些传统彩电大佬,一年的彩电内外销量超过1000万台,而乐视电视去年销量才100多万台,今年才准备冲击300万台。从规模来讲,乐视远没到颠覆传统彩电企业的地步,但是它具有杀伤力的定价,正不断冲击着传统彩电厂原有的价格体系,让大家都“没好吃的”。

梁军还放出狂言:“2016年彩电市场或许会出现一家市场占有率达30%~40%的公司,而乐视很有可能成为这家企业。”

事实上,中国一年的彩电市场销量约4500万台,若以30%算,就是1500万台,乐视从今年计划中的300万台销量直接飙升至1500万台可能性并不大,但这显示了乐视的野心,想用最短的时间将传统彩电大佬击垮,打起了“闪电战”。

于是,传统彩电厂商面临着重大考验:跟乐视们死磕价格,必然会带来亏损;不跟,则怕丢掉市场份额。最关键的是,国内的彩电市场已经进入僧多粥少的阶段。

李东生们的“自卫反击战”

刚从戈壁回来的李东生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要站稳脚跟首先是转型,传统企业也必须建立互联网应用服务的能力,另一方面要保持稳健发展,要在提升核心竞争力上下更大功夫。

做硬件起家的TCL,如何加强软实力?

去年底起,TCL集团旗下已变为11个经营单位,其中7个是传统的硬件制造,包括多媒体、通讯、华星光电、家电、通力(代工)、材料与部品、商用系统;并新设3个服务板块,包括互联网应用与服务、销售物流和服务、金融。

截至9月28日,TCL集团的智能电视激活用户数已经超过1000万。互联网应用与服务板块下面,欢网、全球播、科天智慧云等重点项目进展顺利。把电影院线搬上电视屏的“全球播”,正在做B轮融资,激活用户已达300万,日活用户已达25万;而“欢网”已连接3200万个智能终端,累计激活用户1800万,日活用户达500万,5月份完成了B轮融资。

TCL最近已在深圳前海注册成立了TCL金融控股集团。李东生透露,有11个项目准备装入这个集团,主要开展基于互联网金融的服务,也包括传统的金融服务。而在销售物流和服务板块,包括翰林汇、O2O公司。

“做好产品,也要做好服务。”李东生介绍说,今年上半年,TCL集团的服务收入占比从19%提升到21%,未来的趋势是,来自服务的收入增长会更快一些。

创维、海信、长虹、康佳的思路大同小异,他们虽然没有像TCL那样重金投入上游面板业,但从硬件跨入内容、服务的运营,都是殊途同归。创维旗下的子公司“酷开”今年开始正式独立运营,负责互联网电视子品牌和内容服务的运营;海信下属的“海视云”公司,也整合了多家网络视频商的内容;长虹今年“试水”智能社区,也是把智能电视的服务范围从家庭扩大到小区;康佳推出“易柚”智能电视操作系统,亦在搭建整合内容、应用的平台。

创维、海信、TCL近日分别在推OLED、ULED、QLED等高端彩电新品,显然,软硬兼施,才有未来。

李东生坦言:“这是脱胎换骨的转型,要超越自我,才能在转型中有更大的胜算。”四天的戈壁行很艰难,第三天走了30多公里,后面两支队伍,从早上7点走到晚上8点,坚持走到终点。“我很感动,眼泪都出来了。我们的目标是发现了更强大的自我、找到了更卓越的团队、经营真铁粉用户、创建更多的企业价值。未来转型,就要找到这种精神。”

此前,乐视影业拉拢了张艺谋、陆川、徐克、郭敬明等一批明星导演,挟“内容”而令“用户”,加上低于成本价销售的模式,乐视希望未来电视销量迅速攀升。

微鲸电视也请来了李健做“首席艺术顾问”,宣称内置音响由李健全程调校。

面对互联网企业的明星攻势,传统彩电业也开始了反击。前不久,“跑男队长”邓超入职长虹,成了一名“产品经理”。

对于外界的炒作质疑,长虹公司企划部部长刘海中的回答也有些道理:“邓超的加入,是长虹在转型上的一次突破。此次邓超加盟将担任长虹产品经理一职,与长虹正在招聘的总经理职务并不重合。长虹对邓超的加盟有信心,他懂年轻人、懂市场、懂长虹。”

李东生也谈了他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应用服务一定要开放,全球播、欢网都不限于TCL的用户。全球播300万用户中,40%来自非TCL品牌的电视。”

301医院肿瘤生物治疗

北京nk细胞疗法

干细胞治疗脑中风多少钱

全国癌症医院前二十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