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重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体重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球能源格局酝酿巨变

发布时间:2020-07-13 17:34:33 阅读: 来源:体重秤厂家

能源变革的年代

在伦敦市中心皇冠酒店的会议室,国际能源署总干事宣布,当前全球能源格局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变革中。

如果有能源专家从十多年前穿越到现在,会看不懂目前的能源格局,因为和世纪初相比,或许唯一没有变化的只有变化本身。其他的都已经不同:当时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美国,或许最早在两年后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再过十几年,美国不但将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甚至还会成为天然气的净出口国。

其他能源大买家的座次也会发生变化。虽然在过去十多年里,来自中国的旺盛需求成为驱动大宗商品市场走势的动力,然而用不了十年,“中国因素”将会被“印度因素”所取代,届时南亚将成为全球能源需求增长最迅速的地区。

在石油进口国变化的同时,产油国也在变化。由于利比亚政治动荡和阿尔及利亚大肆盗油,欧佩克产量正处于两年来最低点。与此同时,中东国家能源的需求量却在迅速增长。国际能源署预测,2020年,中东将是全球天然气需求第二旺盛的地区——迅速增长的需求会重新定义中东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位置。

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地位的变化,导致能源贸易的重心也在由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过不了几年世界最大煤炭进口国的帽子就会戴在印度头上,这意味着大量的油轮和干散货船将穿梭在这一地区。

能源的生产方式也在发生变化。虽然中东由于独特的资源禀赋仍将保持低成本原油生产的优势,但页岩油生产在北美四处开花的同时,也切切实实地威胁到是欧佩克12个成员国的收入。目前,从欧洲到亚洲,不少国家都在积极拥抱页岩气革命。

此外,能源的消费结构也在变化中。虽然到2035年全球能源需求将比现在增长三分之一,但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在总体能耗中的比例将从目前的82%下降到76%。这意味着新能源有了大展身手的空间,在未来20年中,可再生能源和核能能够满足40%的新增能源需求。

能源格局的变动是全球经济发展、能源技术突破以及绿色节能减排等多方势力共同作用的结果。各国应积极应对这些变化,否则就有落伍的可能。(王亚宏)

环大西洋或是下一个石油供应中心

最近,国际能源署预测,得益于页岩油的蓬勃发展,到2015年美国将超过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国,而且20年后美国将实现能源自给自足。

这一预测语出惊人,各方广泛关注。虽然这只是一个预测,但是近年美国油气生产潜力不断释放,将使全球油气格局发生一系列变化,世界能源“生产中心西移、消费中心东倾”的趋势是很明显的。

由于美国的一次能源结构中只有石油需要大量进口,所以石油独立是美国能源独立战略的重心。“水力压裂法”等几种新技术的采用以及石油价格的高企,使美国北达科他州和德州页岩中的大量石油资源得以开采。2012年美国石油产量显著增加,同比增幅达每日92万桶,预计2013年每日还将增加57万桶。据国际能源署估计,在2020年之前美国石油产量还可能进一步持续增加。长期看,这将对全球能源市场产生冲击。

最重大的冲击或将是全球能源格局的变化。在供给方面,能源供应的格局正在向西部移动,以美洲为代表的西半球所占比重越来越大。但毋庸置疑,由于优越的资源条件和石油开采技术的发展,在可预见的将来,中东依然会是重要的石油供应区域。特别是伊拉克,由于美伊战争后产能的恢复性增长和石油资源的进一步释放,其将会成为石油供应增量的重要来源之一。

但是,长期以来由中东主导全球能源市场的版图或将悄然改变。北美丰富的非常规石油,包括美国的页岩油、加拿大的油砂等,可以成为增长最为迅速的石油开采来源,并成为近年来非欧佩克国家石油产量增长的主力。中南美的能源影响力也正在上升,特别是委内瑞拉和巴西。从资源保有量上来说,委内瑞拉有极为丰富的超重油资源,而巴西是世界上最具潜力的深海石油开发国之一。

从储采比分析,中南美明显高于除中东以外的其他地区,因此在更长期的石油供应版图上,中南美占有明显优势。近年来,随着陆上油区瓶颈的逐步显现,海上(特别是深海)油区还存在发展空间,西非的深海油气也成为未来世界石油供应版图上不可或缺的一块。

这意味着,在未来能源供应格局中,环大西洋区域正在崛起成为除中东之外的另一个石油生产中心地带,而美国页岩油气的迅速发展无疑可能加速这一时代的到来。

全球能源供应格局的西移可能使美国石油战略收缩,其或与加拿大紧密合作,布局南美的委内瑞拉和巴西等产油国,并将触角延伸至大西洋东岸,从而减少对中东能源的依赖,逐步回归美洲地区,这也很可能是美国“能源独立”的战略依托。

从全球范围来看,美国能源战略渐渐回归美洲,欧洲依赖俄罗斯的同时,可能更多地从中亚和北非进口石油,而中东石油将主要向亚太市场供应。

在此背景下,中国能源发展和安全或将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2012年中国进口原油2.8亿吨,对外依存度达到58%;到2035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可能会超过80%。中国传统的能源安全战略观,基本上是基于能源价格(特别是石油价格)的快速上涨的。

美国“能源独立”的趋势,以及全球能源供需格局和能源基本面的质变,使中国需要站在新的高度,以更宏观的视野来重新审视能源安全战略问题。

目前,美国的外交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被国际油价绑架(稳定国际油价),未来一旦“能源独立”,国际油价对美国国内宏观经济的影响将减弱。同时,随着美国石油战略布局收缩至环大西洋区域,其外交政策是不是会更加灵活?其外交政策对地缘政治的影响将如何通过对能源贸易的影响,进而影响中国的宏观经济运行?

显然,中国的应对策略可以从多方面考虑,但最主要的还是要通过石油进口多元化来分散风险,通过调整国内外能源供需策略尽量减少对石油和天然气进口的依赖。在供应侧,一是尽可能将进行能源进口多元化,应进一步拓展同俄罗斯和中亚的油气合作,同时试图通过中亚从陆上打通与中东对接的通道,减少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二是在国内寻找石油替代。在需求侧,需要尽可能抑制国内快速增长的石油需求,这涉及到能源价格机制的改革。(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林伯强)

商务定制制服

衡阳工服制作

阜阳定制西服

阳泉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