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重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体重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在下面等着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39:25 阅读: 来源:体重秤厂家

(一)阻止

寝室里。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用葫芦将冤魂收了起来,转过身朝着李涛和小陌吼:“你们知不知道,这么做很危险!万一出了事,怎么办,谁负责!”

尽管李涛眼里有不甘,可是他并没有出声反驳我说的话。而一旁的小陌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这么做了!”李涛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寝室。

深深叹息一声,我无奈地坐在椅子上。其实,我知道这件事,不怪李涛,他只是太在意张华了。

三天前,张华离奇死亡后,李涛整个人就不对劲了。他就像丢了魂一样,整日做事无精打采,除了他找招魂的办法时候。因为他要调查出张华的死因。

用尽了办法,可是招魂都没有成功都没有,不得已之下,李涛找上了我。在他看来,身为阴阳师的我,找人不成问题。他问我怎么才能用法术招魂。虽然我知道招魂的法术,可是太过于凶险,我并没有告诉他。

谁知道,李涛竟然会上网去百度,还找了小陌一起在寝室里实践。

幸好我总觉得不安心,过来看看,不然这两个人一定会被那个孤魂野鬼给害了。

“小陌,你说说,李涛是怎么做法的?”尽管在最后一刻我阻止了法事,可毕竟已经开始了。不同的咒语会造成不同的后果,现在必须要知道李涛做法的过程和咒语,不然肯定还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因为我的心底正有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小陌一边走到房间正中央一边说:“李涛让我在这里坐着,然后在我周围放了五根白蜡烛。他自己则是坐到床上,穿着张华的衣服。然后他说张华,听我召唤,速来速来。然后,你就进来了。”

听完小陌的话,看着地上几乎快要燃尽的蜡烛,我心下一跳,糟了,没想到真正的仪式居然是蜡烛,而且还快要完成了。我咬了咬牙,直接用手掌将靠近自己,正在燃着火焰的蜡烛压灭,忽视身旁小陌发出的惊呼声,将五根蜡烛一一弄灭。

皮肉烧焦的臭味传入我的鼻子里,但我全然不顾。希望这一切还来得及,我在心底暗暗祈祷。

“陈哲,你为什么要……”小陌执起我的手,边朝着烧焦的地方吹气边问。

看着这样的小陌,我决定不把这样做的理由告诉他,不用让这么单纯的人,知道这些背后的危险和阴谋。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事:“我去找李涛,你乖乖待在寝室。”拽下脖子上的八卦镜,戴到小陌脖子上,再三叮嘱,“千万不要拿下来,知道吗?”

得到小陌的保证,我跑出寝室,去找李涛。虽然在最后的关头熄灭了蜡烛,但有些事还是要再去确认一番,不然李涛和小陌两个人都可能会有危险。

(二)怨灵现

寝室外,一股股凭空而起的冷风吹得我瑟瑟发抖。或许对寻常人来说,吹冷风是再正常不过的,可是对于我来说这无疑是阵阵带着死亡召唤的风。因为风中不仅有青草味,还夹杂着血腥味。

庆幸我有一只狗鼻子,跟着那一丝淡淡的阴气和尸臭,希望能尽快找到李涛吧。活人身上要是沾染太久的阴气,必定引鬼上身。

尸臭味到学校的人工湖附近就越来越浓烈了。我忍不住皱紧眉头,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李涛身上的味道应该已经没有了,怎么还会这么……难道是?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今天的夜晚特别的黑,没有一点亮光,就好像浸在了黑墨之中。

我加快了奔跑的速度,穿过一层灌木。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人工湖旁,一个全身泛着死气和尸臭的恶鬼正死死掐着李涛的脖子,它的四周飘散着几团惨绿色的火焰,阴森诡异的火焰,映衬出李涛面色的惨白。李涛不断挣扎着,希望能挣脱束缚。

看来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赶紧掏出一张符咒,趁着恶鬼注重全都在李涛身上,立刻跑了上去,眼看符咒就要贴上恶鬼的背时。

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弹飞,我摔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恶鬼放开李涛冲我冷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浑身上下都泛着……”

“有什么话,下地狱在和我说吧!燃!”擦去嘴角的鲜血,我截住恶鬼的话语,高声道。“什么?”恶鬼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我,我指了指它的胸前,一张黄色的符咒正贴在它的心口。

>>

突然,符纸自己燃烧了起来,恶鬼的胸前瞬间被火包住,凄厉的叫声从恶鬼口中发了出来。我冷眼看着面前的鬼,刚刚我是被它打飞了,不过在飞起来的那一瞬间,我也把符纸贴在它的胸膛。

我赶紧拽起草地上看得目瞪口呆的李涛,一起逃离这个地方。虽然目前情势看上去,我比较占优势,但要是长时间下去,吃亏的就一定是我。

好不容易跑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我一把松开了李涛。李涛瘫软在地上大口喘气,我转过身,一拳将他打倒在地上。“你干什么!”李涛捂着脸愤怒地盯着我。

我嘲讽道:“干什么?和你这种没人性的人,没什么好说的。你竟然为了找张华,牺牲小陌,让他成为召唤鬼的代价。呵呵,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你自己都有危险了!”

李涛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我冷哼一声,刚迈开一步。一只手拉住了我的裤腿:“求求你,帮帮我。”

(三)失踪的张华

带着鼻青脸肿的李涛回到寝室,小陌立刻上来询问怎么了。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然后直接走到张华的床上,表示今晚我会在这里过一夜。

躺上床的那一刻,我真的有些后悔,怎么就一时心软答应了李涛的请求。假寐在床上,听着李涛对小陌模模糊糊地解释,我冷冷一笑,陷入沉睡里。

夜如水。

一股腥臭味将我从睡梦中熏醒,张开眼睛,四下张望。却发现四周漆黑一片没有一丝亮光,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张床,上面正躺着李涛。而李涛自己的双手死死掐着脖子,面露痛苦,因为长时间的缺氧整张脸都已经憋紫了。

我赶紧跳下自己的床,想要走过去帮助李涛。脚一粘地面,我就知道上当了。因为脚下已经不是坚硬的水泥,而是泥土。

泥土又松又软,好像是踩在水上,我刚想跨步走。却未曾想到泥土就像沼泽一样,不断吞噬着我的脚,不一会我的小腿就已经陷进了土里。

“你让我看这些幻境想做什么!”拔出缠在腰间的软剑,剑尖划破手掌,让鲜血沾满剑尖,凌空一划。眼前的景物马上就换了一个样子,脚下的土不见了,而本来快要窒息的李涛,也面色安详地睡在床上打呼噜。

一道模糊的黑影飘在寝室半空,然后慢慢飘到地上。惨白的月光从窗户照进了寝室,模糊的黑影变得清晰起来。

“果然是你,张华。”我看着面前的人,不,应该说是鬼。

“你怎么知道是我?”张华舔了舔几厘米长的指甲问道。

我淡淡一笑:“因为在人工湖,你没有痛下杀手。如果是一般的恶鬼,直接挖心就可以。可是,你却想要掐死他,而且,你别忘了,李涛召唤的人是你!”

张华眼里泛起一丝丝的杀意:“知道的太多,都活不了太久。”说完,尖锐的利爪就朝着我的面门刺来,我立马举起软剑抵挡,但心底却忍不住担忧,说到底这只是一把寻常的剑,而不是正宗的驱鬼剑,不知道能够抵挡多久。

“哈哈,不行了吗?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这样就不行了?”张华讽刺道,利爪刺向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身上,脸上,不断出现伤痕,手上也渐渐使不上劲,肋下隐隐作痛,是之前被张华踢了还没好的伤。疼痛难忍的我,忍不住顿了顿,也就是这一个小破绽,张华把握机会,又是一脚踹上了我的胸膛。

不过,这次我没有上次那么幸运,直接撞到了墙壁上,剑从我手中掉下。还没来得及反应,张华冲过来掐上我的脖子,将我举了起来。

脖子的桎梏让我呼吸不顺,但是我脑中的思路却是异常清晰,因为再不动作,死的就是我。

挣扎着咬破自己的舌尖,血液混着唾沫吐到张华的脸上。血液一沾到张华的脸就发出滋滋的声音。张华痛苦地松开手,赶紧去擦脸上的血液。

跌坐在地上的我,顺势大口喘气,然后捡起脚边的软剑刺向张华,软剑刺入了张华的胸膛。张华紧握剑身,我用尽全力朝前冲。

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晚,我站在破了个洞的玻璃窗前,冷眼朝下看。寝室楼外的空地上,一把软剑正孤零零地躺在地面。

我知道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抬头看了看天空,漫天乌云将月亮又遮得一丝不透。

>>

(四)极阴之体

第二天一早,我被人摇醒,揉揉睡眼,轻轻一动,全身酸痛,嘴角扯出一丝苦笑,看来这次伤的不轻啊。

“怎么了?为什么你在这里?窗户还破了个大洞。”小陌扶起我小声询问。我瞥了一眼正在穿衣服的李涛,冷笑着将昨晚发生的事清清楚楚复述了一遍。

李涛和小陌两人震惊地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李涛率先打破了沉默:“不可能,张华不会死的,也不会……”

我没有反驳李涛的话,或者说我是懒得反驳。“其实,我有个问题。陈哲,照理来说,张华的目标应该是李涛,可是他为什么三番两次对你痛下杀手?”小陌疑惑地问

“好了,这个不是重点。 李涛昨晚我推算了一下你的生辰八字,你竟然是极阴之体。极阴之体是鬼最喜欢的体质,只要得到你,就能增加他的阴气。所以我必须把你藏到一个张华找不到的地方。”我拉着李涛往外走,“小陌,你就拿着我的八卦镜,不会有事的。”

拉着李涛我来到学校的仓库,仓库的地面上早就画着一个血红的巨大的六芒星。我一把将李涛推到六芒星正中,李涛疑惑不解地看着我,我冷冷一笑抄起脚边的一根木棍,直接把李涛打昏。

“其实你的目的是李涛,我说的对吗?”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转过身,我看着眼前的张华,嘲讽道:“说的不错,而且第一次你见我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吗?”

“你做了这么多,害死我,欺骗李涛,以身犯险都是为了得到李涛!你太卑鄙了!”张华指着我控诉。我双手环臂,冷眼看着张华:“极阴之体能帮助我再生,身为天才阴阳师的我,怎么能这么轻易死呢?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能变成我重生道路上的垫脚石。”

就在我想要恢复真身,将张华吞噬了,一个意外的身影出现在了仓库。

眼珠一转,我立刻躺在地上,故意咬破舌头,让血丝顺着我的嘴角流下。

“小陌,快点用八卦镜照张华,不然我们这几个人都会被他杀死。”我假装痛苦,冲着小陌高声喊。张华愣了一下,转头转头往后看,可早已来不及了。面对着他的是,举着八卦镜的小陌。“不——”凄惨的叫声回荡在仓库里。

八卦镜发出刺眼的亮光,将张华全身都包裹了起来,而我和小陌则是被强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等强光消散,一切都归于平静后,我张开眼睛。看着已经没有张华的仓库,我的嘴勾起了一抹得逞的笑。

“张…张华怎么不见了?”小陌瘫坐在地上,颤抖着声音问。“他?魂飞魄散了。”我无所谓地站起身,耸了耸肩,擦去嘴角的血迹,“你先走吧,我要为李涛做法,不然还是会有恶鬼找上他。”

小陌点了点头,乖乖离开了仓库。那时的我,被快要到手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却没有想过,可以说是怀疑小陌突然出现在仓库的原因。

(五)被骗了

昏迷的李涛幽幽转醒,我站在一旁冷漠看着不说话。李涛想要坐起来,却发现他竟然被捆绑了起来。

“陈哲,你还傻在哪里做什么?还不来帮我解开!”李涛挣扎着怒吼道。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慢慢走近他,然后蹲下身子,伸出手指在李涛疑惑不解的目光下,在他额间画了一个六芒星。

俯下身子,凑到李涛的耳边,我轻轻顺道:“张华已经魂飞魄散了,没有人能救得了你。对了,还有一件事,极阴之体不仅能增加鬼气,还能帮助亡魂生存在阳间。”

没错,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其实张华的死亡是我早就计划好的,在寝室杀了张华,并制造他离奇死亡的样子。我知道李涛对张华的看重,尽管在学校两人不怎么说话,但我知道他们两个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故意不告诉李涛招鬼的办法,让他去网上找,当然网上的那些召鬼术,也是我事先放上去的。为的就是将李涛这条大鱼引上钩。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张华不惜用魂飞魄散的代价,来阻止我。虽然中间过程和我的计划有一些出路,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李涛最后还是到了我的手里,而且还没有人怀疑。

“你早就死了对不对!难怪那天张华说你身上有同样的味道,而你马上截过他的话,我以为…”李涛眼中露出满满的懊悔。

我一边双手结印一边讽刺道:“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个,太晚了吗?”很快,我就可以光明正大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不需要借助锁魂钉那种东西了。

>>

手上结印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法术就要完成,突然李涛身上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只听到“嘭”的一声,等我转头再看时,六芒星针中的李涛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一张人形纸。

一脚踩在人形纸上,我眼中泛起杀意:“替身符?好,很好。没想到,真正深藏不漏的人是你!”

(六)师弟小陌

男生寝室外。

推开寝室门,我拍了拍手掌:“啧啧,真没有想到啊。”

小陌手执桃木剑,正气凛然:“我敬你年长,是我师兄,但是你现在居然为了自己利益,而不惜牺牲他人性命。师父命令我来将你收服。”

“现在想来,张华应该是被你救了吧。还有,想收我?大言不惭!”我撕下伪装,手拿软剑朝着小陌刺去。

小陌并没有急于抵挡,反而转为守。心下虽有一丝奇怪,但急于求胜的我并没有太过在意。

“成功了!”小陌突然大叫一声,然后赶紧往后推。我低头一看,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封印。李涛和小陌两分别站在阵法的两个方位,手中各拿着一只白蜡烛。我暗道不好,想要跑走,但是却发现自己动不了,身体就好像被绑住了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冷汗顺着我额头流下。终于我撑不下去,瘫倒在地上。

两人都跑过来查看我的情况,我苦笑一声,现在身上的鬼气被封印了,我还能做什么?

小陌看着颓废的我,摇头叹息地说:“师兄,有一件事,你说错了,张华我没有来得及救他。 那个时候张华主动拿过了八卦镜照向自己,所以他已经真正的魂飞魄散了。他为了救李涛甘愿自己牺牲。师兄,张华的所作所为就没有让你有一点感悟吗?我知道你不甘心,想要活过来,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办法。”我呆楞着,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我还可以回头吗?

李涛虽然满脸愤怒,可最后还是化成一声无可奈何地叹息,拍了拍我的肩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泪水从我的眼里涌了出来,我冲上去抱住了李涛。是我对不起他,由于我的私心,害得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没有了兄弟。

“好了,师兄你和我一起回去,师父还在等着我们呢。”小陌边说边朝着李涛摆手。

(七)后记

“你说你是我师弟?可是我怎么没见过你?”我疑惑地看着小陌。小陌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具,放在手里自豪地扬了扬。

好吧,是我失算了。就在我想要离开时,下一刻,我愣在了原地,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胸口,一把桃木剑已透体而出。

我艰难地转过头,只见小陌冲着我冷笑:“你以为我真会把你带回师父那里吗?本性为恶,就算改过了,也是恶。就像橘子,烂了就是烂了,不可能再变好。所以,师兄你还是下去吧。对了,我骗了你们,张华是被我照得魂飞魄散,不是他自己主动献身的。成大事的人就是要不拘小节。”

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的景物也渐渐看不清,看来这次真的是要完了。只是小陌,你可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我就是你最好的前科,很快你也会成为下一个我。

耳畔不断传来小陌放肆的笑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在下面等着你……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